栗宪庭:中国化抽象绘画是彻头彻尾的伪现代艺术

​【导读】严格的说,中国化的抽象绘画是彻头彻尾的伪现代艺术,是腐朽历史的招魂术。任何艺术,一旦成为既定的流行风格,其内在活力已基本耗尽。对西方现代艺术的探索研究,本是值得赞许的现象,但搞“拉郎配”和“抄袭风”则走向了反面。


四、现代艺术在中国的异化

现代文化在中国出现的种种错位现象,一言蔽之,那就是中国自身历史不足以现代性文明,同时缺乏培植现代文明的必要土壤。抽象艺术像其他现代文明工具被种植到中国土地上,势必与本土的体制、思想、审美、价值存在冲突,并导致内部相斥的异化表现。现代艺术如同民主政体一样,中国在引进这些外来文化的时候,缺乏一种严谨的诚挚态度,在没有真正了解的情况便轻率地“拿来即用”,最明显地如水泥和塑料这些现代材料在中国的泛滥程度,已严重影响了整个社会的生活品质。这一点,中国人不及邻国的日本人做得更好,在没有吃透的东西就不轻易挪用。

因此,现代文明工具在中国被用作一种反现代文明、捍卫保守文化和愚昧思想的道具,所谓的“洋为中用”。抽象绘画之所以被用来诠释“天人合一”和“玄之又玄”的精神载体。尽管中国人在生产与军事上要求现代化,目的保障国家主权的独立和提高的物质生活,但却不在乎工具与制度、方法与目的的同步现代化。众所周知,市场自由经济需要一个民主法制的配套机制,否则,专制不仅使权力腐败,并破坏了经济秩序;社会利益分配的不合理或相对的公正性往往导致整个道德体系的崩溃,并扼制了社会创造的热情以及健全的价值观念。如花费上百个亿的CCTV新大楼,这种后现代风格的建筑和现代传媒设备,却代表了传统专制的国家机器,充斥谎言和欺骗。这种现代工具被用于背离现代文明之反动目的,几乎无处不在。它是一个社会典型的文化分裂症状。

在外来现代文明与本土传统文化的冲突过程,派生出强烈民族主义文化情绪,它使中国人无法正常地吸收外来文明的症结所在。正如一些中国艺术理论家抗诉西方理论家将“抽象艺术”化为己有一样,并指出抽象艺术是东方人的古老专利(栗宪庭在德国《现代艺术和国际地缘政治》会议上曾说)。这种文化民族主义历史情绪的狭义性,代表了当前中国社会思想混乱的普遍现象,最终导致一种文化内部大消耗,助长了保守主义和愚民文化的兴起,并抑制了社会发展所需要的开放性的文化激情。

当中国在现代文明中丧失了自身地位,可它仍旧保持一种文化帝国主义的心态,结果导致整个社会在文化上的分裂,价值观与世界观也趋向扭曲。自洋务运动到五四运动以来,中国人在历史危机下被迫接受外来文明,出现了不适的扭曲心态,一方面羡慕西方文明的先进物器工具,但却又排斥其社会制度、文化思想和价值观念,因为它从根本触犯了既得利益群体的历史优势。众所周知,文化保守主义是通过道德守旧去维护既定秩序,实质确保自身利益的延续性。即使在今天这么一个全球化的时代,中华帝国仍竭力捍卫它的所谓“民族文化传统”和“国情特殊性”,可其真实目的是要坚持极权主义的政治秩序,这个在世界政治种一点都不稀奇,专制主义是世界的历史传统,而非中国人固有的民族特色制度。


现代工具在中国被用作一种反现代文明的精神道具,所谓“洋为中用”。抽象绘画之所以被用来诠释“天人合一”和“玄之又玄”的精神载体。抽象艺术在中国风格化的泛滥,它是社会创造力枯竭的必然表现。对于把抽象艺术理解中国传统意象绘画,很大程度上说明了缺乏起码的现代意识与其知识结构,否则不会出现之大的认知错误。一个社会文化创造力的衰竭,它首先在艺术与思想领域出现一种保守性的呆滞。如吴冠中不是一个严格的现代派画家,是个意象派的唯美画家,较为接近印象派的绘画风格,如他坚持“风筝不断线”说,其思想出发点就不符抽象艺术的精神准则。中国美术理论大张旗鼓地强调抽象艺术的审美意义,它是抽象绘画风格化唯一可以支撑的理论学说。可见,中国艺术没有超越“美与丑”二元论的单一传统。抽象艺术作为现代艺术的后期产物,用审美标准去理解或论断它,显然是荒唐不堪的。

抽象艺术在中国风格化流行,恰恰来自中国艺术缺乏现代性应有的历史进程。中国当代艺术普遍还没有彻底从古典主义之中解放出来,只有极少部分艺术家在努力尝试突破,结果变相向拿来主义的风格模仿。加之社会文化创造力的匮乏与现代文化资源的不足,对西方现代文明一知半解的仰望,衍生出一种“盲人摸象”抄袭风,所谓“领先一步即权威”,从创作的赶时髦到理论的浮躁都表现为一种现代化“大跃进”,是弊是利还有待历史去验证。

(来源:视界聚焦)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129609000:2017-03-24 17:51:11